盗笔邪all党,全职叶all厨
龙族吃路all,黑塔站耀all,惊悚粉封all,剑三萌策all
主角总攻不动摇,专注冷逆cp一万年
目前只产叶all粮
lo主莫潇,欢迎勾搭(^ω^)

【46H/叶江】遇合  

@叶神生贺49H企划进行时

字数:8335

备注:哨兵向导,有私设。向导叶&哨兵江(向导变哨兵)

 

轮回塔坐落于S市轮回军区东南角,是联盟如今20座塔中最高的一座。海风吹拂着灰色的巨塔,塔身上亮银色的纹路在阳光下闪烁着炫目的金属光泽。

艳阳高照,晴空万里的休战日里,一架喷有轮回军徽的飞行器在一碧如洗的蓝天里划过一道笔直的白线,朝西南飞去。

每隔三个月,轮回的首席向导江波涛都会请一上午的假,乘军用飞行器前往百里之外的H市,只有寥寥几人知道他要去做什么。

 

不同于轮回科幻风的银色,H市的两座塔主色调均为红色——城西的嘉世塔和城东的兴欣塔。

嘉世塔远早于兴欣塔建立,塔身上以特殊涂料漆出的红色如今已变得比以前暗沉了些许,一如嘉世军团徽章上那片饱经风霜的枫叶。

兴欣塔位于嘉世塔东几公里处,两个军事防护区正巧互不干扰。朝阳初升时,兴欣塔的斜影甚至能落到嘉世塔脚下,早起操练的嘉世士兵们或许会循着塔影眺望一下不远处的兴欣塔,顺便回忆一下前任首席向导还在的日子。

嘉世塔经过两年前的大换血,高层人员的变动很大。陶轩倒台后,一班人大都散了,但档案管理室的管理员却没有换,依旧是吴雪峰——嘉世最初的首席哨兵。

这位因失感而退伍的嘉世老兵现在和江波涛面对面坐在嘉世塔顶层的接待室里,两人之间的茶几上摊了一堆印满图表的资料。

图表的形状很奇特,有点像心电图又有点像电磁波谱,纸页底部的黑字标得清清楚楚——精神波谱。

哨兵拥有远超普通人的五感,向导的强大精神力可以为哨兵构建坚固的精神屏障,也能调节五感。由于每个哨兵向导的精神波段不同,精神调节的效果也不尽相同。就像电台和收音机,只有在同一频率才能接收到信号一样,波段的吻合程度是哨兵向导匹配的一大指标。拿联盟波段最广的第一向导叶修来说,他对所有哨兵的匹配率都是100%,没有他调节不了的哨兵,除非人家自己不配合。不过因为哨兵的波段一般较窄,至今为止还没有一个对他匹配率达到50%的人。

但与电台和收音机不同的是,哨兵和向导的精神波段是天生的,除了已结合的哨兵向导可能受对方影响外,一般来说不会发生变化。

当然,这个“一般”自然不包括叶修,同时也不包括江波涛。

江波涛,作为一个未结合向导,却有着能自行移动扩张的精神波段,大概也是向导界的又一大奇迹了。

“我觉得,还是让叶修再来看看吧。虽然他退伍后就人间蒸发了,总有办法能联系到的。”吴雪峰放下手中的两张波谱对比图,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现在的情况联盟没有记载,嘉世的资料都是以前从叶修身上收集来的,对你准不准也难说。”

以嘉世研究中心的分析来看,江波涛的波段变化非常不稳定,极可能是失感的先兆。

叶修......

江波涛捏着纸的食指微微一动,他轻轻摇头:“各军区的联合行动就要开始了,与敌军的最后一战,轮回不能缺人。如果......真的是失感,我还能撑多久?”

吴雪峰沉吟片刻后稍稍皱眉:“不大规模调动精神力的话,最多两个月。一旦使用过度,九成几率失感。”

“足够了。”

 

 

“真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联盟根本不可能通过你的提案的。”叶秋“啪”地把通讯器打开,“联盟哨向比10:1,十年来牺牲的向导比例还高于哨兵,怎么可能允许两个向导在一起?要是向导们全内销了我们哨兵不得哭死?”

“结合只是哨兵单方面的需求,人向导不愿意,总不能强制结合吧,那不和敌军一样了?”叶修把玩着打火机走在街上,路过的哨兵们见到他叼着未点的烟暗自挪开了几步。

“你对老爷子找的这几个女哨兵有什么意见?一次都没来,我快被他打死了!”叶秋一想到这件事就气得咬牙切齿,“你现在在哪里?快点回家!”

叶修“咔哒”一声点燃了烟:“这你就不用知道了。”

那边叶秋静默了几秒,通讯器里传来的声音有些惊恐:“你该不会是去找那个浪什么的了吧?你们俩都是向导啊……”

“秋啊,我觉得老爷子该给你找个女向导了。”叶修望着江对岸的轮回塔笑着吐了串烟圈,“是军部的紧急通知,我今晚儿就不回去了。”

“混账哥哥!向向结合可是犯法的啊!”叶秋终于在办公室里对着通讯器吼出了声,“根据现在的向导数,至少二十年内联盟都不会支持向向结合,你等着那一天还不如想办法把自己变成哨兵呢!”

“呵呵。”

 

朦胧的浅白色烟气在晚风中飘散。

叶修在江岸边离警戒线几米的地方停下,傍晚凉爽的海风拂过他的鼻尖。作为一个没有嗅觉灵敏buff的向导,他的确闻不出什么太复杂的味道。

江波涛的信息素就是海盐味的,但同为向导的叶修并不能闻到,就像他也闻不到自己身上的咖啡味一样。

向导和向导不能结合,自然就没有精神连结。但作为共鸣范围最广的向导,叶修可以捕捉到五公里外属于江波涛的精神波动。

向导之间的精神波段吻合程度不叫匹配率,而称为相融度。

相融度80%以上的向导的精神屏障可以互相融合,目前联盟内同一军区的向导间相融度均达60%。

江波涛和叶修的相融度是91%,这数据要是搁在一对哨兵向导身上,绝对能欢欢喜喜扯证结合了。然而,他们都是向导,还都是各自隶属军区的首席向导。

 

 

轮回塔第十层。

江波涛安静地躺在床上。

这是他自己的房间,干净整洁,井然有序,和其他向导的没什么不同。床边的书架上摆放了几本战术指挥类的书,一本一叶之秋著的《哨向关系论》孤零零地摊在桌面上,露出字迹工整又密密麻麻的笔记——那还是六年前江波涛参加南部五大军区向导特训时记下的。

床头柜上的精神波谱仪尽职地监测着他的精神状况,漆黑屏幕上的白线平稳地起伏着。

 

近千人的大礼堂里人头攒动,将走道也占满了的人们窃窃私语着,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好奇和激动——

全联盟有多少人见过传说中第一向导叶秋的真容?

江波涛听到了周围人的议论,他表面上很镇定,内心却像自己的名字一样汹涌澎湃。

他原属贺武军区附属军校,在方明华的推荐下才转入轮回并获得参加此次特训的机会。本以为这次最多就能见到几个高级军官,没想到叶秋都来了……

带领联盟赢得三场大胜的斗神,叶秋!

不提哨兵们听到叶秋时的复杂心情,在向导内部,叶秋绝对是每个人崇拜的偶像。不说那全联盟最强的精神力和看似老土却总能克敌制胜的战术布局,只凭能他碾压哨兵的战斗力,就让许多在身体素质方面比哨兵逊色的向导大呼过瘾了——你没见军区大比上叶秋把当时的第一哨兵韩文清撂倒时,全霸图那如丧考妣的表情吗?

江波涛不是霸图军区的,却大略能够体会他们的心情。

所以当叶秋给所有参训向导做了一场足以颠覆他们哨向观的讲座后,江波涛是第一个反应过来讲座完毕并热烈鼓掌的人。

掌声响起得有些突兀,叶秋往江波涛的位置扫了一眼,接着震天响的鼓掌声就差点儿把礼堂掀翻。

热烈的掌声中还夹杂着向导们激动的呼喊,几声有男有女的“叶神求嫁”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叶秋做了个手势,全场顿时鸦雀无声。

江波涛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今晚留个作业,200字以内小论文,简述你的哨向观。别被我讲的洗脑了,要有自己的见解。”叶秋因长时间说话而略显沙哑的嗓音传遍整个礼堂。“我会一个个好好看的,不过关的要重写。”

江波涛觉得自己听到了周围人石化碎裂的声音。

就像他自己一样。

纠结再三后干脆放飞自我写了一堆愤青般个人见解的江波涛怀疑自己要被叫去谈人生了。所以当他从方明华那儿得知自己被叶秋表扬了一句时,脸上的笑容差点没把同样隶属轮回军区的舍友们亮瞎。

“江波涛他......恋爱了?”一个小向导偷偷问自己下铺。

“......可能吧。”

 

“叶......叶秋大神,请问您的......择偶标准是什么?”被点到的男向导在周围人诡异的目光下结结巴巴地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叶秋愣了一下,显然没有想到有人会利用下课前的提问时间问这个。

“我,我是替妹妹问的......她是哨兵……”男向导尴尬地解释。

一片哄笑,男向导的脸都红了。

叶秋也笑了,却不带以往的嘲讽意味:“想追我啊?”

全场顿时响起了整齐划一又洪亮的声音——“想!”

“行啊。哨兵近战能打得过我,向导和我相融度80%以上就成。”叶秋挺随意地说,目光投向刚才提问的人......的右边,一个笑得若有所思的少年。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是方明华请他特别关照的......江波涛?

 

 

江波涛从梦中醒来时,嘴角还挂着微笑。

“S级保密任务,指定人员:一枪穿云,无浪,一叶之秋,吴钩霜月,云山乱,残忍静默,笑歌自若。特派员:君莫笑。”

军部的指令到达,江波涛银灰的手环上亮起一点微弱的红光,紧接着又被持续闪烁的蓝光取代。

杜明的声音通过轮回内部的通讯网络传来:“这次是精英潜入?为什么兴欣就一个人?”

“特派员都是军部的实权人物,只用确认行动失败还是成功就行。话说,叶修不是退伍了吗?他什么时候又去军部了?”吕泊远也吐槽。

“兴欣把他的代号给别人用了?”孙翔猜测。

方明华道:“不太可能。”

江波涛听了一会儿队友们的讨论,然后摁住通话按钮:“那么大家都准备好了?”

“好了!”

“集合。”周泽楷最后说。

 

轮回是海军,此次行动要潜入的地方,是敌军严防死守的位于孤岛上的机密实验室。

获取机密文件和敌方研制的针对哨兵向导的新型药品是行动的第一步,在潜入人员撤离后,兴欣、嘉世和虚空的舰队将把实验室彻底摧毁,这也是最终决战开始的号角。届时各个军区将全面出击,联合作战,夺取最后的胜利。

这场持续了十年的战争,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无论联盟还是敌方,都为此付出了太大的代价。

 

在前往目标地点的路上快速分析了一下任务资料并迅速分配好任务,整装待发的轮回众人和叶修通讯交换战略部署后悄无声息地开始潜入。

 

“15:00。”

“行动开始。”

 

 

江波涛、周泽楷和孙翔在吴启和杜明的掩护下进入了地下二层,方明华和吕泊远在外围接应。

实验室的防御体系极为强大,再细小的金属也会被检测出来,他们不能借助机械设备,只能凭借哨兵向导的能力战斗。

一路上遇到的伏兵不少,都被三人避过或直接解决。保持着精神交流,江波涛谨慎地观察着四周,孙翔则在寻找进入下一层的通道。周泽楷闭上眼极力扩展听觉范围,在一堆屏蔽仪的干扰下听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

“三点钟方向五十米,活体实验区。”

周泽楷的意思传达给两个向导的同时,江波涛感受到了一阵心悸。他迅速撑开精神屏障将周泽楷笼罩住,反应不及的孙翔却捂着头身形一晃。

江波涛皱着眉头向精神波动传来的方向望去,隐约听到了一些声音。

周泽楷侧耳听了几秒,说:“实验品自爆。”

江波涛闻言加固了自己的精神屏障:“孙翔你还好吗?”

“我没事。”孙翔摇了摇头,“该死,他们居然直接在向导身上做实验!”

“下场实验马上开始。”周泽楷提醒。

江波涛深吸一口气:“那换计划二,你注意隐蔽。”

“好,副队你和队长小心。”

“嗯。”

 

“15:27,地面:吕泊远、方明华,地下一层:杜明、吴启,地下二层:孙翔,地下三层:周泽楷,江波涛。”

情报中的资料室就位于地下三层。

行动开始后半个小时,代表轮回人员的光点全都静止不动了,叶修凝视着显示屏,上面闪烁的色彩仿佛瞬间静止,凝固不变。

“联络方明华和吕泊远。”叶修对身旁的通讯员说。

通讯员的手在仪器设备上飞舞,5秒后,汗水从他的额角滑落:“叶神,信号被完全屏蔽了。”

“敌军已经发现了我们。”叶修说着向外走去,“和冯主席说行动完成,直接进攻。”

“可......”行动不是还没有完成吗?轮回的人还未撤离就进攻难道不会误伤?

“我去找他们。我们攻破敌军防线还要一段时间。”

 

 

行动开始第三十一分钟,任务目标到手。

刺耳的警报声猛地炸响,整个实验室的防御系统全面打开,各个通道将被封闭。

拿到了储存资料的芯片后,周泽楷和江波涛立刻撤离。

 

地下二层的情况不容乐观。

地面的部队由哨兵向导组成,而实验员们都是没有太强战斗力的普通人,即便经过了一些训练还是有些慌乱。

受到警报声刺激的一个实验品哨兵陷入了狂化,实验员匆匆给他打了一针,哨兵微微抽搐一下后突然站起,把给他注射的人撕成了碎片。

尖叫声响起,人们开始四下逃窜。没有人看管的实验品们挣扎着摆脱身上的束缚,实验仪器被破坏的声音和警报声惊呼声混杂在一起。

江波涛帮周泽楷把听觉调到最低,借着混乱的掩护,开始穿越活体实验区。

 

等待汇合的孙翔小心地隐匿在一个角落里,为防止被实验品中的向导发现,他把自己的精神屏障收缩到最小。他计算着通道完全关闭的时间,突然发现一个狂化的实验品哨兵正朝自己的方向冲来。

他低声咒骂了一句,在原地做好了战斗准备。

 

实验品们开始四下破坏,有些神智清醒的则和部分实验员一样向通往上一层的通道逃窜。

还有部分实验员试图让实验品恢复正常,却伤亡惨重。

“少尉,镇定剂没有用!”有人喊,“能否使用MTS-2?”

“可MTS-2还在试用阶段,副作用......”

“别管了,用MTS-2!”

 

刺鼻的墨绿色的烟气从各层的通风管道里倾泻而出,所有人的视野里瞬间一片厚重的绿色。

MTS-2对普通人和向导没有太大影响,但对哨兵,有时却堪比毒药。

狂化的实验品哨兵一个个无声地倒地,还未撤离的实验员们迅速地把实验品们重新束缚起来。

江波涛的精神屏障因在刚才阻拦了太多道杂乱的精神冲击而薄了一层,他不得不慢下脚步略作调整。周泽楷在绿气泄出的第一时间屏住呼吸,继续朝孙翔的位置前进。

 

干掉那个突然变弱的哨兵后,孙翔撑开自己的精神领域,被烟雾阻隔视线的他心下一寒。

这不对劲,所有失去理智的向导都朝他走来,并隐隐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只有一处有个缺口——那是周泽楷和江波涛前来汇合的方向。

 

靠,被发现了。

 

 

叶修进入地下一层时迎面遇上了退到地面通道口的杜明和吴启,两个哨兵此时虚弱到几乎说不出话来。

“烟里有一种针对哨兵的药。”

“敌军把唯一的S级精神屏蔽仪放在了这里,应该是早有预谋。”

叶修用精神力将两人裹了起来,加固了一下他们摇摇欲坠的精神屏障:“你们先离开。”

“队长副队和孙翔在下面一层,通道还有两分钟关闭。”

“地下二层有活体实验区……”

突如其来的精神波动打断了杜明的话,叶修忽然脸色一变,没等杜明把话说完就冲入逐渐变深的烟气中。

 

“孙翔你带着小周先走,我断后。”三人突破包围的瞬间,江波涛说。

五感因药物影响而变得迟缓的周泽楷摇头,满身伤痕的孙翔也没有迈步:“可你的精神波动太不稳定了。”

“哨兵中MTS-2十分钟就会狂化或失感,我们已经被拖延太久了。”江波涛转身面对追兵,彻底展开了他与众不同的利剑形精神屏障,他的精神体——一只雪雕此时也出现在了空中。

“再不走通道就关闭了,我会赶上来的,快走!”

“可......”

“孙翔,带着队长和资料,走!”

 

被连番攻击的精神屏障隐隐出现裂痕,孙翔的眼前时不时掠过模糊的黑影。艰难地迈开步伐,他背着陷入昏迷的周泽楷尽量快速地朝连结地下一二层的通道跑去。

烟雾的味道和夹杂其中的血腥味呛得他直咳嗽,好在混乱后实验室的人员大都撤离了,他不需要再隐藏身形。

沉重的脚步声在警报声的掩盖下并不分明,孙翔却仿佛听到了不属于自己的跑步声。

“吴启,杜......叶修?!”

 

 

“轮回已撤离。”

“确认撤离,一号舰队开始......”

“等等!副队和叶修还在里面!”

 

无声的冲击波带着决绝的意志炸裂开去,以实验室为中心的精神风暴席卷了方圆一公里。

范围内的哨兵向导或多或少受到影响,无数人的精神屏障破裂,倒地不起。

双方的通讯系统都暂时瘫痪,场面一时陷入僵局。

 

全联盟向导比例最高的兴欣指挥部里,伴着包子的“哎呦”一声大叫,方锐、乔一帆、安文逸、罗辑、莫凡全都像被猛砸一捶般突然捂住头。

指挥部里唯一的普通人——陈果一脸懵逼:“这都怎么了?”

兴欣首席哨兵苏沐橙扶着发痛的额头向她解释说:“江波涛自爆了。”

“什么?!那叶修......”

“已经去找他了。”

 

位于轮回指挥部的方明华难得失态,对着孙翔怒吼:“你就是这么抛弃战友的?”

“可叶修还在啊!”孙翔涨红了脸,“再不走队长就支撑不住了!还有资料怎么办?”

方明华的气势一滞,他盯了孙翔几秒,转头叹气:“叶修......但愿他们没事吧。”

 

决绝的自爆后,江波涛的眼前一片漆黑。

很少有人知道,他精神世界的图景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是一片波澜壮阔的大海。

但曾经波澜壮阔的海面已经消失,再也没有傍晚恢宏的落日,没有凉爽宜人的海风,没有悠然拍岸的浪涛,只剩下无边的黑暗和寂静。

 

这是消灭敌人和破坏近九成仪器的代价——失感。

江波涛笑了笑。

忽然觉得......有些亏了啊。

 

 

江波涛想起六年前,向导特训快结束时,叶修——那时还是叶秋——和他做了一次相融度测试,他毫无防备地在只属于自己的海滩上看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叶......前辈?”江波涛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

“你的精神图景是日落之海?”叶秋没有看他,而是望着无垠的大海,神色略显凝重,“方明华知道吗?”

“除了前辈你,还没有人知道。”江波涛也望向海天交际的远方说,“我的精神波频变化得还不算太明显,症状也不严重。再说联盟不是还没研制出相关药物吗?”

叶秋盯住他看了几秒,忽然扯出一个无关话题:“向导间的相融度超过90%可能会发生精神图景融合。”

江波涛不明所以地扫视了一遍自己的精神图景,依旧是夕阳将坠的海面,沙滩,海浪,晚风......他并没有看出什么变化。那么,叶秋的话是指......?

“以你的目前情况来看,问题不大。”叶秋抬头看了看瑰丽的夕阳,很出人意料地伸手揉了一下江波涛的头发,又在他反应过来前退出了他的精神领域。

只剩一人的沙滩显得有些空落,海水寂寞地拍打着海岸,水花溅在了江波涛的身上,他眨了眨眼。

虽然两个向导不能结合,江波涛却可以感受到自己精神领域里属于叶秋的气息,没有味道,只是一种模糊的感觉。

 

测试结束后江波涛就在实验室门口堵了叶秋,心里计划了半天的弯弯绕绕最终化成了一记直球——“我喜欢你。”

告完白后江波涛才发现叶秋身后还跟着几位教官——喻文州,黄少天,方明华,张佳乐。方明华一脸震惊,喻文州若有所思,张佳乐和黄少天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一起艰难地憋笑。

江波涛格外冷静地露出了与平常无异的微笑:“教官们好。”

叶秋神色微妙地看了江波涛一会儿,忽然示意他单独谈谈。

江波涛转身时清楚地听到了两个他原本还算崇敬的前辈的“窃窃私语”——

“哈哈哈我就说没有哨兵受得了老叶的烟味吧?”黄少天边笑边说居然还口齿清晰,“我真的不歧视向向哈哈哈!”

“哎等等,要是老叶同意了,那嘉世不就又要多个向导了?”张佳乐忽然想到,“你们蓝雨不是没向导吗?你高兴个啥?”

“我靠靠靠靠靠!!!”

 

 

告白成功似乎并没有带给江波涛太大影响——除了叶秋每月往轮回的一趟飞机。

江波涛努力地融入轮回军区,并努力地帮助周泽楷融入轮回的团体战斗体系,他每天的训练并不比向导集训时轻松。

然而叶秋比江波涛更忙,往往半夜才到轮回,凌晨就接到军部的指令而不得不离开。

两人确立关系的第三年,随着叶秋突然退伍,联盟正式宣布将向向结合列为非法行为。

轮回取得大胜的那天晚上,江波涛收到了一条没有来源显示的消息——晚安。

 

精神恍惚间,江波涛想到了很多,与叶修相处的记忆如同碎片般从脑海的各个角落里飘起,拼凑成一幅幅不完整的画面。他疲惫地闭眼,再睁开时,却看到了璀璨的星空——

被落日的余晖掩盖的、另一个人留下的璀璨星空。

仿佛亘古不变的星光安静地洒落海面,像是一个人在说:“我一直在这儿。”

 

再次爆发的精神冲击以摧枯拉朽之势彻底毁灭了敌军的S级精神屏蔽仪。

绿烟弥漫的通道口隐约现出一个人影。

叶修的衣服上粘了些许别人的血渍污垢,他抱着昏迷的江波涛从烟雾里走出,深沉如墨的眼底罕见地闪烁着未完全褪去的暴虐光芒——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沉默的雪獒跟在他身后。

“小江,没事了。”他轻声说。

 

 

 

十一

决战最后以联盟大胜告终。

江波涛在轮回的疗养院里昏迷了一个月,等他醒来时,战争已经结束了。

醒来的江波涛懵逼地接受了自己变成了哨兵的现实。

 

“MTS-2可以让哨兵失感,但那其实是副作用。敌方研制它的原本目的是增加普通人觉醒成哨兵的几率。”

“你自爆后失感变成了普通人,正好符合了它的使用条件。”

以上来自探病的兴欣众人七嘴八舌的解释,由江波涛自己提取关键词整合而成。

 

考虑到江波涛变成哨兵需要一段适应期,轮回直接把他和周泽楷安排在了一间病房里,以便他更快学会如何运用哨兵的能力。

然而轮回高层甚至江波涛本人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周泽楷并不太习惯与其他哨兵交流。

失去向导的解读能力的江波涛在第三次试图理解周泽楷的意思失败后不由怀念起自己还是向导时的日子。

“别灰心,再试试。”周泽楷只能这么鼓励好友。

江波涛再次闭上眼尝试自己调节五感灵敏度。也许是他刚才一番瞎折腾把嗅觉神经弄的不对了......江波涛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闻到了一股类似于咖啡的味道。

门开了。

穿着军部制服的男人懒散地笑着坐到床边,说——

“小江,想哥了没?”

 

 

十二

江波涛痊愈后的一天,叶修翻着自家哨兵当年记的笔记,忽然想起一件事——

“当初那个问我择偶标准的,是你舍友吧?”

“他就在对铺,我托他帮忙问的。”

“啧,看来你早就图谋不轨了啊。”

“彼此彼此啦。”

 

最后啊,两个人当然是扯证了呗。

考虑到自家哨兵的嗅觉而开始戒烟的叶修叼着电子烟说:“向哨又不犯法。”

 

由于向导的编制跟着结合的哨兵走,叶修干脆把他在军部的办公室挪到了轮回,没事就到处转转,当然,是和江波涛一起的。

轮回的一众年轻哨兵向导们看到每天虐狗的两人愤起抗议:这还让不让未结合活了?

来友好交流的兴欣众人则异口同声地表示喜闻乐见。

 

第一向导说他没有虐狗,他的哨兵笑而不语。

 

 

End.

 

 

叶神生日快乐!


评论(17)
热度(142)
© 雪雨潇湘 | Powered by LOFTER